近日,復旦大學歷史學和人類學聯合課題組稱,通過安徽亳州市曹操祖輩墓文物主管部門提供的曹鼎牙齒,根據現代基因和古DNA的雙重驗證,可確定曹操家族DNA。對此,上海大學歷史系教授朱子彥提出商榷意見:在沒有確鑿史料及墓葬文物證明的前提下,僅憑曹鼎牙齒就揭示曹操身世之謎,稍欠嚴謹。
  尚未發現曹操家譜
  早在2010年,朱子彥就針對復旦課題組的研究發表過看法,認為確定誰是曹操的後裔,必須有兩條基本原則:一是族譜、家譜;二是地望(郡望)。因滄桑變遷,現存的宋代家譜已極為罕見,更遑論魏晉時的譜牒。“迄今為止尚未發現曹操一族有家譜存世,相隔數十代後編的奉曹操、曹丕、曹植為遠祖的譜牒,皆令人難以置信。”
  那麼,曹氏的後裔是否還在曹操的家鄉沛國譙縣(今安徽亳州市)呢?朱子彥說,曹氏族人是否遷徙、抑或遷往何處,當代人亦無從得知。古代姓氏來源複雜,有以國名、官名為姓,有賜姓,還有改姓和過繼等現象。所以,在全國範圍內徵集曹姓和夏侯姓男子參加DNA檢測的研究是不可行的。
  曹嵩本系外姓他族
  朱子彥認為做DNA測試的雙方即使相隔數十代、數千年,也必須有血緣關係。“曹鼎和曹騰是兄弟,他們之間的血緣關係自不待言。課題組認為全國六支曹氏族群的Y染色體是一致的,經過與曹鼎牙齒DNA檢測和基因比對,證明這六支曹氏族群源於同一祖先——曹鼎、曹騰。由於曹操是曹騰之孫,故六支曹氏族群就是曹操的後裔。依此推斷似乎是順理成章,但問題是操父曹嵩和曹騰是養父子關係,嵩是來路不明的外姓他族,還是曹氏宗族中人,這是課題的關鍵核心所在。朱子彥說,據陳琳所撰《為袁紹檄豫州文》雲:“父嵩,乞匄攜養,操贅閹遺醜”,而曹操亦沒有予以否認。可見,曹嵩是以“贅子”的身份賣與曹騰。
  同為曹後卻無血緣
  復旦課題組又聲稱,曹操有二十五男,其中不少兒子都從本家兄弟中過繼的子嗣。朱子彥表示,這條理由也很難成立。因為其時曹家已成為皇室,且子孫繁衍眾多,絕非昔日出身卑微、為士人所不齒的閹宦可比,自然沒有必要以外姓為養子。
  朱子彥說,這次測定結果只能表明,這六支曹姓人口是亳州墓中發現的牙齒主人曹鼎的後代,曹嵩身為養子,其原先的姓氏出身不明,故曹鼎的後裔與曹操後代在血緣上沒有必然聯繫。本報記者 王蔚  (原標題:僅憑曹鼎牙齒難揭曹操身世)
創作者介紹

handmade

ea10eaelp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